然而

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
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

【all忧郁蓝】今年的蚊子甚是喧嚣

☞文笔渣,短小
☞重疫ooc
☞all忧郁蓝为汤底,主弹簧手x忧郁蓝
☞是佣兵家族的小日常吧?
☞所处年代未知
以上接受无能慎点,轻喷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夏天到了,蚊子自然是特多,那怕蚊帐,蚊香,花露水等都配齐也要,屈服于蚊子的魔爪之下。佣兵家族的体质本就招蚊子,然而今年的蚊子又特别多,也就造成了佣兵家族几位暴躁老哥的坏脾气。这从近几局的游戏中就能看出来,比如刺客披风把杰克的手杖给折断了,弹簧手不装乖孩子了,砸了屠夫好几个扳子等等。除了忧郁蓝还算好之外,其他的佣兵都处怒火暴发边缘的状态,想灭了世界上所有蚊子,最好不要惹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这个原因,屠夫们都不希匹配到除忧郁蓝之外的佣兵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是今天忧郁蓝看起来也不太好,眼下有着十分明显的黑眼圈,眼尖的弹簧手看到了忧郁蓝脖子上的红印,弹簧手心中有些震惊:这该不会是吻痕吧!!我都还没亲到!!但他很快冷静下来了,出声问到:“四哥,你脖子上红痕的是怎么弄得?”忧郁蓝叹了口气说到:“是蚊子咬的,昨天晚上半夜蚊帐塌了。”“原来是蚊子啊…”弹簧手松了口气,“弹簧你刚才说了什么吗?”忧郁蓝问到。“没!没什么!”弹簧手快速回答到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为什么不去其他人屋里睡呢?”这回发问的是刺客披风,忧郁蓝想了想说到:“因为昨天已经很晚了,你们也需要休息嘛。我不想打扰你们。”我的弟弟是天使啊,刺客披风在内心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要去超市买蚊帐,你们有人缺什么东西吗?我一起帮你们买回来。”忧郁蓝问到,“我!我!四哥我能和你一起去吗?”弹簧手举起手来,生怕忧郁蓝看不到他。“可以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超市
          说来也巧,他们在挑东西的时候遇到了监管者,杰克和裘克,“哟!好巧!”裘克率先打了招呼,“你们好,裘克先生以及杰克先生。”忧郁蓝回答到,“你好,不知你来超市买什么,如果有重物的话,或许我和裘克可以帮忙。”杰克问到,还没等忧郁蓝回答,弹簧手便抢先说到:“不用了,四哥有我帮忙,倒是你们,为什么要帮忙?”“这……”“唉,好了,弹簧手,我们去买东西吧。再见了。”忧郁蓝见情况不妙忙拉着弹簧手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四哥,你在着,我去买其他东西。”弹簧手对忧郁蓝说到。“好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喂,我说你们两个,当跟踪狂有意思吗?”弹簧手拍了拍躲在货架后的两人,“跟踪,你这样说可不对,我们不过是,恰好与你们买同样的东西罢了。”杰克回答到。“哦,是吗?我警告你们,不要再肖想我四哥了,他已经是我的了。”弹簧手看着他们挑衅似的说出这句话,“证据呢?”裘克强压住自己心中的恕火问到,“证据?你们看到我四哥脖子上的痕迹了吗?那是我干的。”弹簧手挑了挑眉说到。确实,虽然只是扫了一眼,但忧郁蓝脖子上确实有红痕,看着杰克与裘克说不出话的表情,弹簧手又说到:“再见了,情 敌 们,我要去找我四哥了。”说完便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小子真嚣张,杰克,,你别拦着我,我要找他干一架。”裘克扭头向拉着自己的杰克恶狠狠地说到。“冷静一下,裘克,你觉得忧郁蓝是那种,会和自己弟弟在一起的人吗?再说了,他再大胆也不会把吻痕露出来。我猜弹簧手多半是骗我们的。”杰克分析到。裘克使自己冷静了下来,说到“我知道了,不过杰克,你也要冷静一下,你的指刀快被你掰断了。”裘克指了指杰克的指刀。“咳咳,恕我失礼了。”“杰克,这算是弹簧手那家伙下的战书吧,我收到了。”“我也收到了。最后的赢家是谁还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远处挑蚊帐的忧郁蓝不知为何泛起了一阵恶寒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@榎言 的点文,写的一点也不好,还十分短小,完全辜负了她的期待。
   

评论(6)

热度(75)